MuMu 隨手札記

數算

聽著廣播,一首英文詩歌 “Number my day" 盤旋耳邊。
聽聽,想想。
除了數算自己的日子,人最拿手的1 +1+1。。是什麼?
最拿手的算數,
該是怕沒有、快沒有、別人有,我沒有的東西。
常怕遺失,怕搞丟,沒有安全感的不斷回頭查看口袋。
它還在嗎?它沒有消失不見吧。

你會算些什麼?
算,為了育兒,忘了什麼叫睡到飽;
算,為了家庭,改變人生跑道,放下原有人生規劃;
算,為何都是我在付出,別人舒舒服服的坐享其成?
算,根本投機取巧的同事,結果他卻得到升遷,
你狠狠咬著牙,悲戚的怨嘆懷才不遇?
算,機會只向某些人敞開,
我見機會迎面而來,它卻拔腿就跑⋯⋯
再算下去,這篇文章動手滑下去看的心都累了。

小學時期越區上學,公車路線行經好幾間學校。
輪到我下車時,車上人數已是最後,寥寥無幾。
要是哪天運氣好,找到角落位置,還能好好睡上一覺。
一般的日常是不會有位置的,只有一路站到底。
人又多又擠,最擔心東西被扒走或是糊里糊塗地不見。
一路上不時摸一摸,數一數,算一算。
非得確認口袋包包裡的車票、飯錢安全都在才能安心。
怕搞丟也就是因為擁有不多,深怕連不多的零頭都搞丟了。
離家那麼遠,沒錢打電話,沒錢坐車,走也走不回去怎麼辦。
這習慣也許有人也有,那感覺想起來是不是都覺得焦慮呢。
而這焦慮感終究帶來困擾,必需克制自己這"強迫"似行為。
後來逼自己每當安全感又開始動搖,
練習回想幾分鐘前才查過的情景,硬是勉強把手收回。
要是實在太想確認,
盡可能拖長下個查看時間,才容讓自己偶爾瞅瞅。
慢慢慢慢,再拉長查看時間,才逐漸改了習慣。

後來不算車票和零錢了,繼續算著老的新的掛慮。
怕沒有、快沒有、別人有我沒有的東西。
怕遺失,怕搞丟,怕被遺忘,怕跟不上的距離。
少了什麼,缺了什麼?
或者算別人欠了什麼,自己付出多少?

聖經說要凡事謝恩。
身為基督徒,知道歸知道,
老實說這對人性來說,是件要很費勁學習的事兒。
因為"凡事謝恩",由想法到行動,對老我來說並不太自然。

主恩的確應數算,
有時卻好像不知不覺變成,
好好來算算神給了多少恩典?
幫人成就多少夢想?施行多少神蹟?
如果神沒給、口袋裡的東西沒什麼好算;
給的時間不對,給的多寡不合意,給的處境不滿意 ⋯⋯
一旦面臨挑戰,
面對得不到所祈求的盼望,輕易地陷入掙扎和軟弱。
平安、喜樂,口袋愈算愈是空空。
失落、恐慌,包袱愈算愈是沉重。

Close-up of wooden abacus used for counting


算計失去多少,算計未來如何,
算計付出多少,算計得回多少。。。
就在這樣的無數來回的算計裏,失去無數平安。
閉門鎖在算計之中,成天抱著頭,懷著愁苦和不甘,
一點一點數著那些無用的空白,最後會是什麼結果?
不踩剎車,一個不小心,延伸生出自憐、自卑、不平⋯⋯
面積越占越擴大,終將對主的懷疑動搖,乃至信心崩裂。

難怪主的話斬釘截鐵直接切入這樣的提醒 ~
「常常」、「凡事」、「不住」。
也就是別再給「不常」、「有的」、「偶爾」保留一絲空間。
生活裡的任何的一分一秒,都面臨選擇。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塞翁得馬焉知非禍』。
塞翁失馬的當下,看不透其實是翻轉的契機。
算來算去,
最後怎樣也算不回的,恐是最怕失去的平安和喜樂。

「要常常喜樂,不住的禱告,凡事謝恩,
因為這是神在基督耶穌裏向你們所定的旨意。」
帖前五章16 – 18節

屬神的兒女,每當躊躇不定,又找不到方向了。
你選擇站在自己的眼光這邊,留在老我的裡面?
還是,堅定的站在神這邊,說什麼也不退守?
好好地,大大小小地,常常不住仔細算算所擁有的恩典吧。
為了愛,耶穌為世人,為你我捨了所有。
若我們已經認識祂,還能選擇淡化忽略主所付上的代價嗎?
祂向我們計算了什麼?我們又能還祂什麼?
從今天起,
每夜閉上眼睡覺前,每日張開眼迎接新的一天時。
算一算手裡、口袋裡、心裡、在各樣的抉擇裡。
到底還保留多少,還不願放下的有多少?
恩典其實一直都在,只是靜待發現細細數算。

求祢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
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 詩篇 90:12

https://thumbnails.creationswap.com/gallery/77/4/77448_5.jpg
MuMu 隨手札記, 手作是與主對話的心靈沉澱時間

轉學生

算算陸陸續續發表了70幾篇文章。
不多,對我來說也不算少。 
這些文章像自己的孩子,
一個個生出拉拔長大。
兩個星期前,竟莫名奇妙踫也踫不著了。
懂那種心情嗎?。。。好,不知道也沒關係。
總之,
就是看得到摸不到,而擁有者明明是我。

數次期盼這一切都是假的。
應該下一次再打開家門時,
重現的會是滿滿孩子的客廳吧。
每次打開,每次都是空盪一片…..
卻哭無淚….
我的孩子們走丟了!

一直在考慮要向前走,還是要停在原地?
感覺就算能失而復得找回它們,
似乎不得不為它們,好好找個安全無虞的家了。
而這意思就是….
我得放棄之前所有瀏覽數據。

我也知道數字不是頂重要的事情。
但在這個節骨眼,突然發現我竟在依依不捨。
數字好像變得…並不是那麼不重要了。
畢竟一字一句,一舉手投足,每一個標點符號。。。
都是由2012年到現在所紀錄的結晶。
那些宝貴的過程, 那些處境的得之不易,每個我都不願意放棄啊!
寫到這時的我,仍正在努力地找回它們。(6/2019)


可是主啊,祢的意思是?……..

等了數週,查詢數次,用瀏覧者的身份就可以看到。
每每用管理者進入後台,仍是空空如也。
原網頁用極其歡迎字眼向我招手,告訴我~"建立網誌"。
我那70幾個孩子呢,它們還在你手裡呢,要我建立什麼啊?!
我感到扼捥和無助。


安靜禱告等候期間,開始靜靜觀察在這失落的點上,自己最在意的是什麼?
服事一段時間,常覺有這樣突然失去可掌控權力的機會,還蠻重要的。
雖然心裡還是很不爽快,
說實在這卻是個經煉淨,再看清方向,好好向前的契機。

路不轉,人轉吧。
經幾位過來人的建議,來到這裡 – “WordPress"。
這是個有名聲,有功能,
對我來說卻完全摸不著頭緒,人生地不熟之處。
萬事起頭難,更難的是把孩子一口氣找回來。
存檔都在,只是原Blog還有許多編輯的心血,
要一篇篇重新上傳,要加倍的功夫。
我期待有一勞永逸的方法。

跳掉中間拉哩拉雜過程,感謝教會的好友大力相助。
終於找到問題,解決問題,重新進入後台,重新看到我家孩子。
搬家前有幾秒遲疑,Click一下的功夫,也就全搬過來了。
要重新整理的地方還很多,但總算是喜劇收場了。
和孩子們手拉手再重逢真的太好了!

一切空白,從頭開始。所有功能要重新摸索。重新當學生。
真像是學期中無預警突然被通知搬家、轉學。
原來的"校園"裡有我的曾經、有我的努力、有我一步步爬的格子呀。
初來乍到這新學校….在這現實裡,
成了是被老師點名叫上講台,要求自我介紹的轉學生。
剛開始任誰都會內心半推半就,不情不願,勉勉強強的吧。

人生有很多想不到的變數,想像不到的冒險。
被放在眼前就得勇敢面對。
包括被動地被送到一個全新環境,重新做個轉學生。
要向前總得挪動步伐。
而這裡就是新開始了~~~~
環顧四週,每個按鈕,每個格子,每個解說….都是陌生同學。
這把年紀要重做一個全新轉學生,真不容易,真不習慣。
不過,現在倒是更清晰主的心意,更加明白自己的角色了。
既是主的帶領,有祂同在,就安步當車,跟隨祂的腳步行吧。

就算千萬、萬萬個不想上台,不想承認即將面對的變動。
主啊,祢陪我,要站上台了。


大家好,我是轉學生—MuMu。

沒什麼驚人背景經歷, 就是個樂意被主使用的平凡姐妹。
但我要說的是,我們的神,我們的主一點也不普通,完全不平凡!
更新每位兒女的生命,使不可能化為可能。我,也是其中之一的生命。
願眼睛所看見的 耳朵所聽見的 、生命所經驗的。
由苦痛中靠著神曾掙扎超越的 在喜樂裡得著不能奪去平安的
一切一切在生命和心靈中所體會到的~這裡。
成為一個讓你的駐足片刻,思想的起點。
Photo by unsplash.com

MuMu’s Note:
~喔,這次的過程很驚嚇,
 卻讓我明白這些都是上帝託管我的孩子。
 擁有者不是"明明是我",是屬主的。
 也許某人在某天,
 會因為某一篇而帶來更多思想,
 或重新建立聯結與主的關係。
 要能被使用,就努力寫吧。

MuMu 隨手札記

現實愛情童話故事

Photo by Simon Matzinger on Unsplash

大部份女孩愛夢幻的事兒。
從髮型到小物,甜點到日記,交友到婚姻。
乍聽"走入婚姻並不會自然進入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的說法⋯⋯。
哎~可以不要那麼掃興嗎?

想想,年輕時,眼睛耳朵同樣長在臉的兩邊,怎麼就不能明瞭這話的寫實?
總是覺得幹嘛要這樣負面,需要說得那麼現實嗎。
只不過讓女生心裏住著的那位"公主"留步片時。又沒要求保留公主病。
不過只是想從此以後和自己的王子,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要求也不多, 一生只要那麼一次就夠了。
如果那就是事實,那就是真相,難道就不會受傷嗎?
對婚姻愛情憧憬有何不對、有何不好?
對婚姻愛情失望卻步,保持安全距離。又對了嗎?好了嗎?

Photo from MATERIAL WORLD


預防傷害針每季度一針,防護罩傷一次加蓋一層。
多少女孩到女人,男孩或男人。
空窗期自信認為做好完善預防,要再被突破心防也難了吧。
不知為何,每當天時地利人和到齊
下面接著的結局,卻常是千篇一律的栽下了跟斗。
夢碎了。心碎了。
夢碎不能讓人看見心碎,理智的人立馬拍醒自己,軟弱的人掉入無止境怨嘆。
有人束上千年不變髮型,拭去粉紅蔻丹,素顏是種可以看淡過往一種武裝。
有人收起爭執不悅,美化過去,忽略不開心回憶,讓我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無論如何,
就算滴著血淌著淚,也要沉穩優雅爬回,瀟灑入坐,罩上不以為意。

——————————————————————

這世界吵來嚷去,婚前婚後上車補票有何不可?不補票又會怎樣?
雖然現代人合理著爭取身體結合定義為二人成爲一體。
真正的契合並不只來自身體,那只會叫人以為是真心,反更加陌生。
相較長遠委身於婚姻的身心靈契合
在不合適的時間從瞹眛跨界;用不合適的關係證明愛的真切。
是否顯得簡單太過?

外子和我,我們近三十年的婚姻生活,一張張照片的笑容能真心燦爛。
不是天生命好,沒什麼別的了不起,只能說是神的憐憫恩典。
多少老我破碎,多少個性修磨,多少現實熬煉,多少人事皆非仍然堅持。
多少抺乾重新出發的淚水,多少不用言語的會心默契,
多少彼此才懂的笑點,多少共同努力結出的果實。
走過數不清的不易。
現實愛情童話故事,一點不自然, 點滴來自很實際的苦心經營。

大部份女孩愛夢幻事兒;但大部份男孩愛英雄範兒。
簡單說來,人不經改變,基本上都喜歡保留尋求自我。
兩個人,兩世界。
兩個世界背後更裝載著更多不同的小天地。
兩個擁有不盡相同的思想、價值觀、成長背景的個體,要真正相偎相依。
唯一能讓相斥之處相連、相黏的只有「愛」。

最近,幾對螢幕前佳偶,在人人稱羡 ,極盡奢華的婚禮後分手。
主角們向新聞媒體匆匆召告天下,留下每日一爆,誰也看不出的真相。
庶民如我們,雖非粉絲,事不干己,
第一反應還是捥惜,佳偶們沒能用相愛相守一生,印證他們大費周章的值得。

庶民如外子與我,雖事不干己,仍將輔導服事視為己事過程。
愛到深處要結婚的愛人們,在面對婚姻大事時,最感棘手的就是辦婚禮。
兩人只是簡單的想在一起,一起共組個小家庭。
但女孩內心深處還是想望坐進入粉紅泡泡,一圓少女心之夢。
男孩喜歡看到她的笑容,若能透過英雄出現般,
給她圓一場一生一次的婚禮。想到她的微笑都竊喜。
辦吧,辦吧,撒花,撒花,我們結婚吧!
走到一半,漸漸發現各自認知和想像不同,夢想與現實不符。
加上雙方家人各有堅持,各有非那樣不可的習慣傳統。
你包辦?還是我也得處理?
一場婚禮因立於認清現實而止步。
不,不是止步不辦婚禮,頭都洗一半了,喜帖都發了。
叫人更淡淡起憂的,是內心對要不要完全繼續信任愛情的止步發酵。

——————————————————————

Photo from Wit&Delight.com

看著坐在面前,
相談室的兩人,眼光直直的盯著桌面。
我們像和事佬又不能像和事佬那樣鄉愿。
來來來。坐坐坐。 我們想一想。

交往初期至今,認定對方就是那個他/她時,
看到對方的是什麼?
是什麼樣"貴氣逼人"的條件吸引了你 ?
辦事能力?才華? 顏值?
家事能力?背景?學經歷?財力?

計劃走入禮堂前,其實很希望你們認真討論過…
你倆有沒有拿出那如辦婚禮的氣魄,
加上夢想因實踐而偉大的抱負。
用出手最大方,最大費周章,極盡奢華的力量…
(注意,不是在說辦婚禮喔)。
而是讓神在你們各別生命和個性做大刀闊斧調整,
做到要好好被神精心雕琢一番,真正成為一對"新人"的準備嗎?

愛情,是個說不清的東西,是說來簡單卻又複雜的課題。
神設立婚姻是不能測度的奇妙。
祂全懂,對我們卻著實不易。
得花一生學習,如何浪漫保鮮,保持熱度。
還要謙卑再謙卑,勇敢再勇敢的彼此捨己,絶不放手。

認識神的人不都立即或擁有人人稱羡的完美婚姻。
雖是如此,生命經歷因神而改變的人,
珍惜呵護婚姻得之不易,可以親眼親手見証神設立婚姻之美。
經歷婚姻的真實面,每個階段都有不同體會,往往過程並不叫人爽快舒適。
有些事,有些個性,學習一輩子也不見得能夠完全。
偶爾一次的功成圓滿,別高興太早。
接著等新環境、新狀況、新挑戰的下一站,然後再次發現自己的有限。
只有攜手仰望主的帶領幫助,小信卻不失去信心地步步向前。
每個階段都是新的冒險之旅,學到了就是你的,忘記就收取教訓。
在婚姻愛情面前,誰驕傲誰落後,誰貪心誰就失去最多。
只有重學再來,沒有坐享其成這事。

現實愛情童話故事,有劇透,劇情還是偷不了懶。
兩個被神改變的人,回味過程,品味曾經。
男女主角哪一個不是吃得了苦,等得了收成的阿信們?(註)

不需對婚姻懷著憧憬感到羞恥,不用因對婚姻仍抱美好想像視己傻瓜。
我以為,美夢是由兩人同心戳破各人錯想的粉紅泡泡,
牽著堅持不放的兩雙手,重新集結屬於你們堅實不破的美夢而成的。

夢幻愛情童話故事浮在空中,緊握抓空;
現實愛情童話故事捧在手裡,料好實在。

註:
《阿信》是日本放送協會(NHK)製作出品的第31部晨間小說連續劇,是NHK電視開播30週年紀念電視劇。全劇共297集,於1983年4月4日至1984年3月31日播映,關東地區錄得平均收視率52.6%(歷代最高紀錄)。 [1-2]該劇以日本明治年間山形縣佃農谷村家的女兒阿信從7歲到84歲的生命為主線,講述一個女人為了生存掙扎、奮鬥、創業的故事。“阿信”也成為當時風靡一時的女性創業者代名詞。 (由百度百科轉貼)

MuMu 隨手札記

趁 還能被提醒

被提醒 代表你還年輕 :)

有人說:「到一個年紀,有些事和對方講一次就不要再提醒了。」

不一定是完全做好、全做對了。
只是到了一個年紀,不便再被提醒。
一則予以尊重,二則在他人眼中,熟齡的另一面包括"改變不易"。
頂多。。最後再提一次。
大多。。忠言才到口中,硬吞了回去。

過一個年紀,踏向另一個階段,狀似保有更多自我的空間。
那個年紀,需聆聽,卻被老練又了不起的經驗抵抗在外,心和耳都被掩上。
想聽,聽不進;要聽,再聽不見。
沉浮、包覆在一片寂靜之中。你終於自由了。
但誰能、誰願像在你尚單純敞開時那樣,心裡牽掛著,伸手拉你一把?
之後,再怎麼心急,再怎麼懊惱後悔,只能由現實裡咬著牙默默學功課。

擁有特權的青春,偏偏最不愛被提醒。
孰不知,這是年輕獨有的特權呢。

有一天發現,身邊看似熱騰喧鬧, 提醒愈來愈少,真心愈來愈沉默。
才懂了,才瞭了。
看見的熱騰不是真熱騰,感受的安靜可能是避而遠之。
原來,成長換來的,是漸漸失去被提醒的禮物和資格。

謙虛更多,學到更多、得到更多。
趁還有人願意提醒你,趁還能被提醒,趁你還樂意聽得進去…
要為此深切的感恩。
感謝懷有健康又年輕的心,有忠實的朋友,有愛你的神。
願一生為著能長久保有這樣的特質,不斷努力。

責備人的後來蒙人喜悅,多於那用舌頭諂媚人的。」

聖經箴言 28:23

當面的責備,強如背地的愛情。 
朋友加的傷痕出於忠誠,仇敵連連親嘴卻是多餘。

聖經箴言27章5節

Photo by Kelly Mooney

MuMu 隨手札記

《寫歌的故事,分享給你》  

<在主裡的安心> 曉芸寫詞 MuMu潤飾

曉芸Rebecca 見証分享

不知道是個性還是什麼原因,
以前我常常發現自己在一個充滿歡笑的地方心裡卻異常孤單;
臉上是帶著笑容可是心裡不是。

人好像定格一樣,身邊的人事物卻快速在發生中。
很多時候我覺得沒什麼人看得見真正的我,
更多時候我覺得根本沒有人想要了解真正的我?!
我內心充斥著矛盾和孤獨,臉上則是一張微笑假面具。

初寫這首歌曲時,
我的心境如同歌曲中說的 :

「世界上有太多冷言冷語讓人傷心,
歡笑中卻感到沮喪孤單只想待在角落裡。
尋找愛和溫暖懷抱,是終日人不變的憧憬。
每個人都想被珍惜」

我一直覺得人群中 ,我們就是彼此擦肩而過的人,
雖然是朋友,但很多內心深處的黑暗也無法得到幫助和化解。
人就是在一起嘻嘻哈哈暫時的安慰罷了。
所以真有一種沒有人會真正珍惜自己的沮喪感覺。

兒子出生不久(欸,結果感觸還是回到育兒…)
多了一子,本是喜樂的事。
但養育孩子的重擔,想做完美媽媽的壓力,實在讓我進入人生最黑暗的地方。
說不出的鬱悶和痛苦,我感覺孤單無比。
看到喜樂的媽媽們我只能帶著淡淡微笑。

在這個時候,神幫助我打開自己的心,
重新去認識了我身邊的姊妹們和朋友們。
我一直用我的眼光去看這個世界,
我心門向來緊關防衛,沒有任何人的珍惜能走進來,
只有孤單留在裡面。放下了自尊,誠實說出了內心的渴望和需要的幫助。

姊妹們的雙手,擁抱,鼓勵和話語成了我最溫暖的支柱。
在主裡,我們擁有的不是膚淺的暫時安慰;
在主裡,神是要改變我們的心態和眼光。
我們才能得到一份:我們真的是被深深珍惜的安心。 

詞:陶曉芸/龔倩芬 曲:陶曉芸 編曲:胡本琳

世界上 有太多冷言冷語 讓人傷心
歡笑中 卻感到沮喪孤獨 只想待在角落裡
尋找愛 尋找溫暖懷抱  是終日不變的憧憬
每個人都想被珍惜 每顆心都想得安息
多麼感謝 能進入愛子的國度裡
從此坦然無懼 在神前蒙愛蒙憐憫

MuMu 隨手札記

就好了

那天帶米宝散步,看著牠的小腳叮叮㖦㖦,快樂走跳在鄰近小巷裡。
對牠來說似乎一天中最開心的時光就是此時。
一天的等待都不算什麼,只要能有機會和爸爸或媽媽一起簡單走走就好了。

邊走邊想起爸媽。其實最近經常想起爸媽。
以前好像常聽他們說著:「就好了」。
如今他們不在身邊了,
他們常掛在口中感嘆和盼望的:
「就好了」,還飄過耳邊,留在心裡。
如今的我,
是否實現了他們那些「就好了」的心願呢?

生意做起來就好了;這個月過去就好了;
這學期學費有著落就好了;妳們好好讀書就好了;
妳們好好幫忙就好了;妳們不要讓我們擔心就好了;妳們交到好的朋友就好了;
妳們讓我們放心就好了;妳們每天安安全全到家就好了;妳們平安健康長大就好了;
妳們這一生找到自己的幸福就好了;妳們這一生好好愛主、依靠主就好了。。。
講不完的「就好了」。要再講,會多到連寫都寫不下了。

「就好了」,常用嗎?
生活中已實現,未實現,待實現的種種,
在這三個字中蘊含了豐富的意味,
也透露了人那有限卻期待,期待卻怕失望的不確定。

有一位真神,祂的意念高過一切,高過我們所能想像。
這一位真神,祂愛祢和我,
我們沒想到的祂全知道,我們無能力能想到的祂都明瞭。

也許你也有長得不得了,長到寫不下的「就好了」名單。
認識主耶穌,信靠主耶穌,把那些名單交在祂的手中吧。
當你面對那些不能掌握的種種,
一想起有祂,會知道害怕的感覺不會停留太久。
當你以為這難關過不去了,一想起有祂,心就安靜下來,靈也得到安息。
順境懂得感謝,逆境懂得等候,錯誤有勇氣悔改。
祂樂意帶領陪伴,祂更賜力量走一生的道路,祂超乎一切。

有祂在生命中引領,面臨各樣處境,常常經歷著內心巨大的平安。
因此能向愛自己的人說你們不用擔心,你們放心。
我已得著你們希望我能得著,
真正讓我由今生到永恆能安心的 ~「就好了」。

MuMu 隨手札記

在主裡的安心-歌的小故事

Photo by KEEM IBARRA on Unsplash

有段時間小時候的家和自營百貨店連在一塊兒。
店在前,家在後。
和二個姐姐同住的房間,在三夾版木製隔牆上有一排氣窗。
除了透氣, 在不想睡覺的夜晚,
偶然發現爸媽意見不和,這兒還是個可以趴著查看情況的一角。

氣頭上的父母哪有閒情發現氣窗上看戲的小人兒。
我手枕著頭和姐姐看看爸,看看媽,再彼此對看,
看著看著,不免還是會看進心裡。
疑慮像愈走愈近的黑影,漸漸覆蓋頭頂,直到籠罩整個人。

爸媽吵架時,最想改寫劇本的,該是我們這些劇中慌張的小人兒吧。
"心目中的兩個巨人會不會垮下?垮下的話,我們怎麼辦?"
不知未來會變成怎樣,不能夠看到未來,叫人難以安心。
真希望能去掉衝突,將情節寫回完美。

父母走過大多夫婦在婚姻裡平凡的掙扎, 有山有谷 ,跌跌撞撞…
幸而一起走到了後來,直到此生的終點。
長大後自己結了婚,我們感情再好,也必定經過我們自己的人生難關。
若沒有主的帶領,每個關卡都能叫人失去安心和平安,不知如何向前。

內心的平安被剥奪,幾乎來自人與人的你來我往。
藉由生命中不能叫人安心的累積,心悄悄變得不再一樣。
那些不安全感在成為大人前,
從一點畫成一線,從一線編織一面,錯綜複雜一生纏繞。

吵架一定是壞事嗎?衝突就要決裂嗎?
解決之前,處理方式往往不是吵到不可收拾,就是退、讓、躲、避…
這些其實都失去了界線。
最初的人際關係若未能學會面對衝突,
走到屬自己的婚姻親子階段或延伸的各種關係,雷同戲碼難免重複上演了。

Photo by Maria Elena Zuñiga on Unsplash

也許變得退縮消極,情願收起放心去愛和付出的勇氣。
能客氣,能避開,能配合,能不說就不說….。
最能保持關係的就是躲在安全距離裡面了吧。
暗暗關注他人怎麼看、怎麼想,複雜情緒內裡漸漸發酵。
人本能就會有想要付出愛和被愛的需要,實在不易看淡,不知怎麼饒過自己。

要不然怎會在看不到彼此的網路世界裡,
人們竟彼此牽動、惹怒、影響著各自的心情。
我們大概都心痛的讀過太多無法走出網路霸凌而選擇輕生的例子吧。
以前哪裡需要特別設立社群網路避免心靈受傷的開導課程、講座、文章?
如今如雨後春筍般一一新興起來。
可見人人都面對著眼光和期望,
也常在這些點和線,線和面裡失去內心平安,失焦人生方向。

Photo by Austin Ban on Unsplash

不管換了多少方法,
你傷我,我傷你,你追逐,
我避開的戲碼,還是輪翻上演。
跌倒,爬了起來,
仍然不斷、不肯放棄地找尋。
憧憬著一種能彼此相信、
接納肯定、不需配戴面具、
可以完全卸下心防,
安心的相處模式。

怎麼就那麼難呢?

怎麼極力希冀一種讓自己在關係中被重視,被珍惜方式會那麼難呢?
在努力爭取之後,等待留下存在價值和身份肯定的希望,怎麼就視為犯傻呢?
怎麼在众目睽睽之下,期待自己能活得更好、
更無懼、更無框架、更自在、更自我的情況下,反而揹起更多的重擔。
怎麼會在努力追求更多的"更多"中,還是找不回失去的自信和安心呢?
越是擁有,那害怕一再失望和再度失腳的陰影,越是揮之不去。

剛信主的時候,對於基督徒的新身份擁有的福份,
停留在"知道"和"得到"了一個好消息。
一腳跨進似乎能漸漸放心的教會群體;
一腳還留在搖晃不安,難以安心的世界裡。
隱約不免還是會害怕有四度、五度的傷害發生…
只好選擇抱著胸觀望觀望,以便苖頭不對好隨時走人。
尚未能夠產生信心,剛起步的安心只夠付出一半,這也真實。
一開始就聲稱能夠成為一名無名傳道者或殉道使徒,未免睜著眼失真做作。

糟的是 ⋯⋯多年過去,已榮登"老基督徒"宝座。
當暴風、試探、難處來襲,低頭找尋神的話和信心。
發現裡面是空心的⋯⋯
卻繼續還在對自己的心做著安慰動作,還站在新手位置原地不動。
原來當年對神的懷疑猜忌,反增不減,信心消磨殆盡。
半個一直以來的不放心,發酵再發酵,
吞噬了另外半邊,永遠長不大的可憐靈命。
不少沒有走下去的信徒,以為跟隨主不過如此,最後決定與主分道揚鑣。

什麼叫做安心跟隨主 ?什麼叫將眼光定睛於神?
做到什麼,走到哪裡才算叫做進步和成長?

不管是新是舊 ,屬神兒女的生命,由風聞到親見的過程是必需。
未純熟的信心與神的應許之間,爭戰、踫衝和摔跤的生命經歷, 也是必需。
就算頭腦知道:
"耶穌基督愛我、為我捨命,
 靠著接受祂的寶血完成的救恩,我們得以進入神愛子的國度"。
讓新造人的舊事已過都變成新,
唯有放棄所有舊有思考和面對人生的方式一途。
舊有,就應讓它過去。
包括過去的不安心、不放心和懼怕的心。
至終將眼光離開人和自己的眼光, 調到神的身上, 活出和經歷新生命。
那忙碌不安的心,這才得了安息,開始走向得胜生命。

人的關係破裂,人與神的關係必是隱隱隔著猜忌不信和疏離。
就算一點一線編織成一面又一面的不安,看似將一生纏繞,無法逃脫。
真正的安全感,唯有藏進主的心意、主的原則、主的旨意,主的眼光。
就算世界一天比一天敗壞冷漠,叫人失望和傷心,
只要 向主轉回, 奔向主,
主所賜的恩典絕對夠用,一生不安的折磨終將停止 。
不再、也沒有任何人事物,可以奪去主所賜真正的安全感。

在主裡的安心,
來自將自己的心懷意念,奉獻回神,歸還給主。

不要老覺得孤單一人。
問問自已的心,會不會是放逐自己的心太久了?
回頭看看,身邊還有好多認識和不認識的弟兄姐妹。
我們都一樣,一定不可能完美。
認真誠實面對著生命每一個掙扎,接納對方和自己之門就會開啓。

主呼召所有蒙恩的人,聚在一起在主裡;
在教會中一同朝著展新的人生標竿前進。
過程也許有絆跌或笨拙的成長。
靠主奪回一塊塊曾編織苦毒、傷心、懼怕、憂傷痛苦的人生拼圖。
事情會怎麼樣,人怎麼看我?又怎樣呢?
抬頭仰望主,深知主掌權,深知我們都是被主所愛的蒙恩之人。
無論人怎麼看我,我怎麼看人,我怎麼看自己,都不是重點,也不重要。

重要的標竿焦點是 :"主怎麼看我? "

向著這個標竿,走向這個標竿,在主裡的安心,不會遙遠,一點也不遙遠。

MuMu 隨手札記

漂流到無人之地

"如果漂流到一個無人島…"。
這經常形容著遭遇不幸的假想。
例如一個人被家庭、社會遺棄,
無資源並與文明隔絕。
四下無人,只能枯等救援,
孤立無援的處境。
也是文明人在燈火通明,通訊順暢中,
揶揄著被困在無人荒島,
註定成為一個野蠻人泰山的玩笑。

長期浸泡無止境忙碌生活的現代人,
也許對被放到一座無人島,有可能反而沒什麼排斥。
巴不得當個偷得浮生半日閒的觀光客,得到清淨不受打擾的幾天假期,多好?

一週,兩週過去。一個人。
兩週,三週過去。一個人。有點開始想家。
四週,一個半月過去。一個人。
三個月,半年過去,多少希望和失望的交錯。不知還有沒有救….
渡假變成煎熬,吹來的清涼變成內心的冰冷。
主角再也不浪漫,不過是凡夫俗子一介。
想結束假期的心燥動起來,熟悉的環境和臉龐一一浮現。
真的漂流到無人之處,日子愈來愈長,心愈來愈慌。
到了時候,人還是會本能想要找尋人。
有沒有人能告訴我這是那裡?要怎麼回家?
望著日復一日只會翻轉日夜的天空,眺望不著邊際的遠方。
已然化為故事裡的主角,坐在海邊痴痴等待著任何一個可能的發生。

大概,我不是很重要;
一定,他們都放棄遺忘了我。一步步走向絶望。

From CreationSwap

為求生存成了名符其實的"泰山"。
幾年過去,這荒島,這孤島,這天涯,這海角都成了家。
與人溝通的語言和能力逐漸退化,一波一波的海浪將過去種種沖蝕殆盡。
在處境中必須打造存活的希望,
一面與大自然融合,一面與大自然拼鬥,落地生根。
泰山的故事之所以吸引人,
在於卡通電影裡的冒險,有趣訝異驚奇。這人與眾不同。
但應該極少極少的人會自願一生成為與世隔絶的泰山。
無論處境如何,無論是誰,我們需要彼此,都需要有人。

由深奧的人類生理和心理生活和生存的方式和特徵,
無可推諉地指向人類被創造是彼此需要的。
人幾乎都是透過群體關係達到互相支持與協助目的而存活的生物。

縱使人需要人,近年尖端的發明卻不時冠上了很厲害的詞  – 無人
無人」,本應是為著人的便利而生。
「無人技術」的原始設計,本應是為給人類提供更大更方便的選擇。
無人機無人車無人船無人超商無人超巿無人銀行、無人工廠…
處處歡慶著無人的境界,
叫人很難不想著…
當什麼都尋求"無人"時。

by CreationSwap


人將何去何從?

走向最終的未來,不就是將人推向完全可以被取而代之的方向?
什麼時候開始,人多麼想逃離人群,渴望獨居,嚮往達到理想的無人境地?
人又是有多麼厭惡著人,多麼想遠離人?有多麼希望人類的不存在呢?

發明者也許會告訴我們。
人,就是使用者啊;人就是享受到了"無人"的便利啊。
發明最終目的,需要人來使用。
人的工作都給了機器。
人沒了工作能力和機會,發揮不了功能,拿什麼使用無人技術?
人沒有能力,沒有財力,沒人有力量可以使用無人技術。
最終為誰而忙?
這帶來太多疑問,叫人不能夠理解。
難怪人要在這樣的尋求無人的世界裡要找自己。
實在是沒有把握,飄搖不定,難以找到自己的定位。

大部份的我們都不是發明家。
發明家回到人的本體,也一樣是時代洪流裡的小小沙粒。
看著人工智慧滲透生活和工作的各個層面時,誰都難免忐忑不安。
一邊用著看似對人類善意的發明,
一邊卻也感受著這社會對人類一步步的拒絶和隔離。
它無視著被造的人類原可以倚靠著創造主的力量來管理萬物的功能,
透過執行神的心意看見人類被造的可貴,活出討主喜悅的標竿人生。

不斷減化不斷減少非必要人力,避免人無意義的插手。
這股力量看似為著人本,卻千方百計淡化著人的重要性。
試圖一點一點抺去,人需要透過彼此相愛和改變過程,來積極面對每日的挑戰。
這意念是善意?是惡意?是無心之意?
此時此刻,渺小如我們,
被這潛藏著某種逐漸升温的不明之意,一波波沖刷著。

不管在社會裡教會內,
人們共同的感慨和經驗是 
—「做事不難,做人難」。
教會裡待久了,
一定聽過人不願走入教會,
或走回教會的原因,
皆來自於"人"。
由人受過傷,自然想避開人。
連去教會,最大阻礙,
也是來自於人…。

最好不接觸、沒衝突,
更佳是不用透過人,即去除一切攔阻,直達最有效率的目標。
難不成按著老我和本性,按著滿足世界觀的人本概念,按效率掛帥的理念,
未來要建立一座座的"無人教會",才會變成最好選擇?

神的眼中,人極其寶貴。
教會最重要的不是事工,不是做事,是人。
不然,為何祂寧可捨去自己,挽回一個個原本只能走向死亡的生命?
神只要人回到祂原來的心意,
只要人在祂所設立的教會中彼此需要、彼此相愛和彼此改變。
“無人"絕不是選項,更沒有任何可以取代祂所視為珍貴的人類。

"無人教會",或者不需與人面對面。
固然看似方便,不用無事惹上一身塵埃。
按這世界的走向,只會叫人愈發自我壯大和自我中心,
最終彼此產生排斥效應,進而尋求無人的境界。
那是不可體貼的趨勢,不該走的方向,不是主的心意。
按照對真理的認識,那是按人自私的本性導致的結論。

耶穌回答說:
「 第一要緊的就是說:以色列阿,你要聽,主,我們神是獨一的主。
 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神。
 其次就是說:要愛人如己。再沒有比這兩條誡命更大的了。」
                   馬可福音 12:29-31

無論世界怎麼變,神的話語都恆常不變。
神要我們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
"愛主"在遵行祂的話語為一切之上。
神要我們好好的在這此生,在活著的時候。
在祂所賜予的這個世界裡,用祂的原則學習和人相處。
一起學習謙卑和感恩,一起看見被造的恩典和心意,將榮耀歸與神。

從小在教會長大的信徒,在教會裡領受過許多愛,
在教會裡當然也免不了經歷來自人的傷害。
有些信徒不願走回教會,不是因為神不愛他,
而是不願再經歷與人的衝突和傷害。
寧可待在只要有主和自己就夠了的"無人安全地帶裡"。
無論人傷害我,我傷害人。
"愛",的確不是件容易的事。
沒有這些經歷,人以為自己非常懂得如何愛,是別人都不懂關懷;
沒有這些受傷和復原過程,
反映不出當人離開了主,拒絶學習後,人持續不完全和不能滿足景況。

無人,人再也得不到成長;
無人,人再也聽不見,感受不到由另一方眼中反映出那看不見的自己;
無人,人只能關在自己的世界裡,待在孤立無援的孤島。

追求無人境地,避開人的衝突和這之間相互學習的調整,
到底是人的幸福,還是人的悲哀?
到了教會,
若還是一個個漂流在無人境地的靈魂,談什麼彼此相愛,愛人如己?
到了教會,
若還是無視於神所視為珍貴的人,
還能談什麼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我們的神呢?

教會是敬畏神的兒女聚集之處,學習同心敬拜,遵行主心意之處。
神在世上設立教會,無人,絕不是主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