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的事在祢手中(上)之《手術,做?不做?》⋯ 歌的小故事

十多年就這麼保持著聲音虛弱、沙啞。
喉嚨老是處在混混濁濁的狀況,沒有太大變化。
是癒後殘留後遺症之一,失去原有的聲音是可預期和應接受的結果。

剛開始還等著有一天可能會好起來。
等著等著…等到後來已搞不清是與它共舞了?還是忘了等待。
剛開始還會有點不好意思開口,
盡量避免讓人聽到聲音,後來也搞不清楚是豁出去的大器,
還是無視面子和眼光的厚顏了。

聖經並未明確記載那個三十八年來每天躺在畢士大池邊的癱子,
他的病是來自天生還是後天。
總之,沒人幫的了他,沒有人有義務長期幫他,他也幫不了自己。
望著來來往往的人潮、池子裏跳出跳入的人們。
他只能成天低頭看著自己無力的身軀,
抬頭呆呆望著事不關已、陰晴無定的天空。

就那樣日復一日地躺在池邊,哪兒也去不了,想去也走不了。
還留在池邊,代表仍抱著自己可能會是另一個奇蹟的希望。
愈待愈久,卻愈待愈感到落寞。
在那樣的空間,他像是個不該存在的尷尬,像是閃著光的奢望號誌…….

每每讀到這段敍述,不禁心生同理的憐恤。
彷彿由這十多年來所經歷的種種限制,略略感受那癱子的寂寥。
對於表面上以為遠去,其實一直存在的無痛、無感之苦;
對於等待無終、逐漸習慣現狀之人。
「時間」,彷彿停頓,沒有向前。

眼角飄過殘障車位的標幟都提醒著,
某方面來說,我也應稱得上是一類殘疾人士了。
只是這殘疾標幟要怎麼掛上?
難道掛上 :"此人難以用聲音溝通和有吞嚥障礙,生人勿近"的牌子?
沒有這種幫我向他人清楚表明限制的標示,就得自行努力溝通了。
可惜無論再怎麼學習用丹田呼吸、用力、賣力的說話,還是徒勞。
對方經常聽不清楚,接著送還我一聲:「蛤?」。
再接著一句貼心關懷:「是不是感冒啦?」
需要的不過是向對方做個簡單說明,
卻苦於連簡單的說明都表達不清楚。
講一講就被混濁的喉嚨卡住發不出聲音,
清了個老半天還清理不清、還在混。
可預期的,對方又溫柔客氣地送上一句:「可不可以請再說一次?」
才講幾個字,正準備繼續,突然感到一陣無預期的乾燥,
引起了一陣止不住的狂咳和相伴不走的淚水。
對方一臉錯愕,開始退後,狀似想走。
眼看對方的驚慌,我內心吶喊著:
"等一等,朋友別走。我不是哭,我沒有哭,只是咳出眼淚了。"
他果然聽不見我內心的吶喊:
「啊,沒關係,沒關係,妳休息啊,妳喝點水吧…」
我….我好不容易說到半路了啊。
這次,話又講不完了。


唉….要說明為什麼,故事太長;試著手寫,字多就算了,
讓對方等個常人來說,根本沒那麼難表達的答案,實在過意不去。
…….要怎麼說明這窘狀的緣由呢?
說也"說"不清。索性搔搔頭,笑笑不用多說了。
告訴自己就接受對方:
"她真的是感冒了、她都已經都哭了” 的認定吧。
接受那聲:「早日康復」,就是最好、最簡單的答案了。
早日康復的祝福和永久受傷的事實,不過是眐著眼到垂下瞼的瞬間。
就放任我待在不想靠近人群、非必要不開口說話,
能逃離叫人困窘和惱人的處境就逃離躲避的景況吧。

年紀輕時,曾在藝校和在用戲劇佈道的天藝團契有些機會參與幾齣舞台劇。
不管是小劇場還是大舞台,
表演老師和導演對演員的聲音表情和聲量,
應達到即使沒有麥克風也能清楚傳達遠處的要求。
對連清楚表達一件小事的能力都感到困難的我來說………
想想那些至今仍感到敬佩的專業和訓練,那些概念和技巧….。
很長一段時間,不禁暗中自忖:「我不懂」。

不懂那段學習的時光是為了什麼?代表了什麼?有什麼意義?
面對無力改變的現狀和渴望離開限制的心態,
得承認有時有些累,有些疲憊。
介於接受和不知如何接受之間,
雖很清楚自己不會離開神,也不能離開神。

由風聞的知道到真實的親見 ,
生命中實在仍然有許多的摔跤和突破的掙扎過程。
孩子還小時,一次開車途中我問:
「還記得媽媽以前的聲音嗎?」
音樂在空氣中盤旋、等待、未停。
孩子看著車窗外的景色快移,不語。
他不記得了,卻不想傷我的心,選擇不正面直接回答。
從後照鏡裏望向後座的他,
正用著清澈的深遂雙眸,沉默抬頭看著窗外飛也似的街景和藍天。

也對。對孩子來說,曾經歷那麼困難的處境,
只要媽媽還在,只要愛和陪伴仍然在側。
忘了也沒有關係。
就算媽媽換了聲音或是沒有聲音,媽媽還是媽媽。

只是…我記得。在過去連父親電話裏也分不清我們三姐妹的聲音裏。
我記得。
在過去運用自如的聲音位置,
卻再也不聽使喚而屢屢撞壁的發不出聲音痛苦裏。
我記得…。
不,應該說….我彷彿、我以為我還記得。

另一個老朋友,卻老是做不了好朋友的毛病。
是叫人掙扎不已的危險後遺症 -「吞嚥障礙」。
數次可怕的經驗,更加深了我畏懼與人共餐和用餐期間與人進行對話的狀況。
一旦不慎一忘記、一忘我、一不小心讓食物滑下,
沾卡在喉嚨間,就會很累、很累人、拖累身邊所有的人了。
那可以把全桌人的一餐飯搞得天翻地覆、人仰馬翻,
最後心驚胆顫的帶著驚魂未定離開。

涵哥在就好。
在他與人天南地北暢快溝通之際,我就可以安全專心的用餐完畢。
他只要不在,幾乎得如坐針氈,提著胆、吊著心才能安心把一餐飯安全送入肚中。

聽說內心舊幻象的消失和新形象的形成最少大概需要21天;
而養成一個新習慣則需要2到8個月的時間。
對於聲音記憶和吞嚥習慣,可以稱為另一種對”幻肢”的依賴吧。
明明存在、記得,卻找不回來了。

沒有了。
像老是勉強著無法再度使用雙腳的人,
要如常人般的起立跑跳,直至摔得遍體鱗傷。
一年、五年、十幾年,叫人不知如何是好的長期疲勞逼問和轟炸。
有期限的苦痛,咬咬牙就撐過去了。
對這看來不可逆的困難,隨著長年等待的沖刷和洗禮。
「接受」才是視時務者最明智選擇,抬頭向前走的果斷決定不是嗎?

但自己竟像那躺在池邊三十八年的癱子,
坐在池邊閃著與現實狀況不協調的奢望號誌。
對心底竟隱約還存著貪慕能有所改變的殘念,感到羞恧和不自量力。

而這受苦的程度又算得上什麼呢?
比得了全然失聲者所無法表達的挫敗和憤怒感嗎?
這自責的聲音又再加上了一份不該失落、沒有資格痛苦的自我控告。
糾結和予盾叫人無法釋放。
內心深處總有一個地方拖拉著,無法盡情而無負擔的活出有力生命。
腦中的殘存的幻肢和真實狀況,剪不斷理還亂,如影隨行的交織、交纏。

一個人長期因病有所限制,
也會因自憐而任由老我安適地放大,形成自認擁有合理任性的權利習性。
造成長時間要和自己相處的人,
內心產生無奈的糾結和困擾,卻還要一昧忍讓。

誰說病人或因病有限制的人可以有這無限放大的任性呢?
照顧病者的家人們若是心中的一角也病了,又要向誰討取權利?

回想過去,曾有過不適當的處理方式經驗…..
記得在幾個吵雜環境裏好不容易說完一段話,
丈夫和孩子努力的聆聽,卻理解成另一個意思,讓我得重複說個數次….
我會在失去耐心前,先用不耐的嘆息封上對話,
再讓散不去的委曲深存在心中發酵。
放任自己躲在自卑、自憐和自閉中。
在最親近和最愛的人身上找機會用責怪尋找解脫。

表面狀似責怪他們,
其實隱藏著對自己的厭惡、嫌棄自己可笑的努力,更失望自己輸給那醜陋的任性。

掩蓋的事沒有不露出來的,何況在全知的主面前?
主深知我所有的矛盾和心理狀態,
在祂面前我非但不是信心之婦,更是經常軟弱無力。

午夜夢迴,聖靈提醒呼喚,驚覺生命成長默默停滯不前;
內心對家人們的歉意更交織著夜裏的心慌。

多麼希望回應丈夫、孩子們對我付出無比的耐心體諒,對我不離不棄的情深意重。多麼渴想跳脫困境、重新得力,多麼需要改變的動力和力量!

我決定放下已不復存在的清亮聲線,告別那殘留在心中使我牽絆不前的躊躇。
我需要再次經歷什麼叫做真實的"舊事已過,一切都變成新"的力量!

「主,我好掙扎。我想前行、也該前行了。
但這條路有如獨自在乾旱無水之地的難行。
我知道祢是愛我的主,
我也知道唯有祢能滋潤我那幾乎要枯竭的疲乏心靈。
我是祢的孩子,從小立志一生敬畏跟隨祢,深願一直跟隨而不退後。
哦主,我怎能因為環境的不順遂半途而癈、軟弱跌倒?
怎能因身體長期的折磨而改變和轉移信靠祢的心志?
我又怎能自此一生總抱著隱隱存疑的心態來渡過餘生,然後聲稱與祢同行?
主,我不願再如此下去、
我不能再如此下去、我也不要再這樣讓心消化下去了。
生命和氣息都是祢所賞賜的,
應該充滿的是因祢的真理而改變的眼光和價值觀,
不該充滿著嘆息和哀怨。
我想改變!我要站起來!我要靠著祢站起來!
祢要什麼? 祢要在我身上成就什麼?
祢要在我的一生帶領什麼?我甘願聽憑主的帶領。
這一生和這一生的事全在祢的恩手之中!
從現在起,求祢幫助我由"僅僅知道",
進深到未見成果卻實實在在的交托。」

禱告後不久,得知過去劇烈的電化療在喉嚨留下疤痕,
唾液腺永久損傷造成喉嚨過乾,導致聲帶磨損產生瘜肉而難以發聲。
不做手術帶來生活上的困擾、與人溝通的困難也無法解決。
做手術和不做手術,都會有各自的後遺症。
與醫生討論,我們禱告平安之後,決定在 9/14/2011動聲帶手術。(待續)

一生的事在祢手中 (下)https://mumu.news.blog/2015/10/14/%e4%b8%80%e7%94%9f%e7%9a%84%e4%ba%8b%e5%9c%a8%e7%a5%a2%e6%89%8b%e4%b8%ad%e4%b8%8b-%e6%ad%8c%e7%9a%84%e5%b0%8f%e6%95%85%e4%ba%8b/

紹涵牧師信息回應詩歌 Vol.1|一生的事在祢手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A WordPress.com Website.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